• 你有没有试过

    把一个在雪地里

    裸体前进二十公里的人

    丢进温泉里


    他会像一个早产儿一样

    逐渐伸展开

    变得饱和

    然后发出微弱的喘息


    又或者将一个女孩丢进硫酸

    她同样会呻吟

    甚至比那个男人还兴奋

    但他们最终会在一起


    共同灭亡


  • 全世界都开始卖秋装 颓然觉得闷

    空气无法在呼吸道里肆意打滚

    发现自己对拖拉的纯棉长袖有执念

    镭射床单镭射包镭射马丁靴也是同样

    好看的人事物总是层出不穷的

    姑娘再美会枯 花朵再艳会谢

    你应该也了解

    任何东西都有一个日期

    如此想来

    这一生 其实没有非做不可的事

    非得不可的势

    非尝不可的食

    生灭皆为梦幻泡影

    按照这样的顺序

    非爱不可的人 也就成了伪命题

    但是大概没有人会这样这样说

    因为我们有炙热的生殖器 独立的思想

    有细腻的感知 多变的心绪

    这样的人生尽管是幻 永如泡影

    可在这场大梦中 我还是恳求你

    无论之前有么多伤心

    最后一定要找到那个你热爱的家伙

    这个人能够将你燃烧

    令你目楚恩慈

    你遇见这个人以后

    能隐约听见一双灵魂极欢愉的吞声

    你们会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