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 在一个相对繁荣的城镇

这里有很多美艳的女子和英俊的男人

他们彼此相爱 成婚 生子

养育出的下一代自然也是万种风情


直到王裘的到来


王裘之所以叫王裘

是因为他妈爱慕虚荣 在她残花败柳的时候

用王裘跟王村的猎人换了两件狐裘

在那之后王裘属于猎人


猎人养着王裘一直到他十八岁

就在这一年 接近年迈的猎人终于看清眼前这条廉价的生命

仍旧无法瞄准二十步之内的酒坛

于是他将未经世事的王裘灌醉

趁着夜色 在清晨第一声鸡鸣前

把王裘丢在开头那个繁荣的城镇门口

便快马加鞭的离开了


王裘的妈是王村的第一美人

裘妈对自己的美貌十分了解

二十岁未至就成了远近闻名的交际花

陪酒的第一夜就有了王裘


那男人好像是个将军 

又可能是个屠夫

当晚大家都喝的太醉 哪位姑娘陪了谁 根本没有印象

唯一能够记起的 

是在座的人们都很开心


一颗开心的精子和一个快乐的卵子

产生了王裘


所以王裘从小就不喜欢漂亮的女人

他从不认为他的母亲是美丽的

美丽似乎并不是件好事

不然他娘也不会丢下他和其他男人寻欢作乐

可你要是当真问他心中的美丽是什么

保准王裘就会支支吾吾不说话了



柳儿在城门口见到王裘的第一眼

就再也走不动路了

“多好看的男人啊 比城里哪个男人都好看。”

那么或许我们可以猜测

王裘是将军的儿子


柳儿是城镇上公认的美人

她的目标是嫁给国王 虽然她连国王的面都没见过

并且连成为王后 需要具备哪些条件都弄不明白

但是柳儿心里总想着:再难能难哪去

谁都不敢相信她竟然抛弃了这个伟大的理想爱上了混蛋王裘


王裘的混蛋在于他不喜欢柳儿

他不想上全城男人都渴望得到的女人

王裘觉得 柳儿再美 在他妈面前也差了些火候

他连他妈都看不上眼

怎么可能愿意和柳儿在一起呢


年轻的王裘不是笨蛋 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被人抛弃了

因为对方是个男人 所以他并没有因此而产生情绪上的波澜

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一条令自己活下去的生路

他拒绝了柳儿

向小镇的中心走去



王裘在那遇见了卖豆腐的五言


五言是城镇中最丑的女孩

说是丑 其实放在其他地方都是个顶个的水灵 

可是在这里 五言只能认了这无须有的丑名

不施粉黛 仅用一条抹布将秀发草草的系上

免得妨碍磨豆的进程


五言从小被灌输的概念是丑人不可多话

也忌活泼 

本分才是你的生存之道

在其他姑娘打扮的花枝招展出门游玩之时

她在家学会了女工 古琴 作画

磨出的豆腐更是可口

这些都使得五言拥有了与其他姑娘不同的气质

但这镇上大势如此 

清汤寡面的女人是没有嚼头的

这小镇里的居民当然愚钝

刚进镇的王裘却心静明亮

看出五言的好

苦求了五言一阵

最终她答应招了这王裘在豆腐坊打下手

五言只怕再不答应

自己会跌进这陌生男子的眼眸里去

再也爬不出来了


王裘就这样在这座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的城镇里安顿下来


柳儿一周最少有四天半夜 顶着鲜艳的妆容来找王裘

王裘总是装作睡着的样子

三个月后 一个乌云遮住圆月的晚上

王裘还是上了柳儿


王裘在褪衣之前

跟柳儿终于有了故事开始以来第一段对话


“你来了这么多天 老子天天装睡 你不烦老子还嫌烦了 这你妈到底有完没完”


从来没有人敢和柳儿这样讲话

柳儿先是一愣 咬了咬嘴唇忍住泪花


“我就是喜欢你 我乐意 我就天天指望着你是我的“


王裘一听气不打一处来 心想你觉着自己美就要什么得什么吗


”喜欢我是吧 老子让你喜欢我“


王裘原本的打算是吓柳儿 让她知难而退

毕竟姑娘的清白比命贵

话刚撂下就开始扒柳儿的衣带

柳儿见王裘这么主动

说什么也不肯放走这次机会

贴上王裘的嘴就啃


干柴烈火的年纪 火星刚撩到跟前 一切也就自然发生了


王裘连后面那句”别惦记了 我喜欢的是五言“

都没来及讲 


第二天 柳儿索性挽着王裘的手臂跑到街口

告知她的父母 她柳儿已经是王裘的人

让国王见鬼去吧


王裘想男子汉既然做了就不能不认

一周后

全镇都知道这个外地人要娶镇上的大美人柳儿为妻

五言得知这个消息后

仅仅是磨墨的手停顿了两秒

在那之后又继续她的工作


一小滴眼泪啪嗒一声滴进豆磨里

没有人听见

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


就这样柳儿与王裘在镇里举办了隆重的婚礼

大家都说这是百年难遇的姻缘

要王裘好好珍惜

后来的日子 柳儿的张扬跋扈愈发明显

她可没有掉进王裘的眼眸里

柳儿所谓的爱和喜欢 都只是种近乎病态的占有罢了

这世上仅此一份的东西

柳儿都希望可以得到


也就是说 倘若明天出现个比王裘还俊美的男子

柳儿也会尽全力一试的


这时候久了 王裘也看清了柳儿的真面目

借着柳儿二十五岁生日 他要亲自下厨的理由

王裘去买豆腐 

将事先写好的纸条与钱混在一起 

递给了五言


”今晚磨坊三更见 “


月上三更 王裘远远的瞧着五言的身影在油灯下面清晰可见

”五言 今晚我们就走 再也不回来 你可愿意“

五言快乐的说不出话来

只知道点头 平日里收起的眼泪这会也不再藏着了


逃跑十分顺利

仿佛是老天对他们这几年苦难的补偿

这对终于相认的爱人一直跑 一直跑

不知道跑了有多久


当他们累的再也没有力气抬腿的时候

眼前出现了一片杏花林


那是初春的景色 

往林间走去

中央是一座木屋

老天不会总是让人无望的


王裘与五言收拾妥了屋子

太阳刚刚准备下山

两个人并肩靠在墙上

脸上都映着余晖的暖意


王裘拥住五言


”王裘 你当真不要美人了么“

”恩 不要“


五言笑着看向王裘

握住他粗糙的手


王裘轻轻地将五言的银发散开

亲吻她起皱的皮肤


这一刻王裘和五言不知道等了多久

也许是五年

也许是五十年


值得为他们高兴的是

他们不会再老去


可令人惋惜的是

他们已然辜负了最好的时光
























评论
热度(2)